标王 热搜: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快报 » 行业动态 » 正文

安徽:兴利除害 让长江“水患”变“水利”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0-06-28  浏览次数:2
核心提示:安澜一词,意为水波平静,河流安稳而不泛滥。河道安澜,是自古以来千千万万民众不变的心愿。长江干流安徽段绵延416公里,被称为
     “安澜”一词,意为水波平静,河流安稳而不泛滥。河道安澜,是自古以来千千万万民众不变的心愿。
    长江干流安徽段绵延416公里,被称为八百里皖江。长期以来,长江水患一直威胁着沿岸群众的安全。
    变“水患”为“水利”,须固本强基、兴利除害。近年来,我省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长江经济带发展“共抓大保护、不搞大开发”的重要指示精神,做好堤防管理养护、河道监测及崩岸预警,强化水利工程维护和防汛安全检查,确保沿岸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。
    今年防汛面临哪些新挑战?如何安然度汛?5月19日至21日,记者沿长江安徽段上游至中下游,采访了各地备汛情况。
    气候复杂时刻紧绷防汛抗旱“弦”
    “长江侧水位6.73米,西河侧水位8.44米……”5月20日,在无为市凤凰颈排灌站,电子屏显示着长江的实时水位。
    据省水文部门介绍,今年入汛以来,长江水位比常年低2米多。如5月25日6时,长江干流安庆站监测水位为8.9米,芜湖站5.54米,均低于往年;淠史杭水库蓄水量也比常年少两成。
    比起水位,影响汛情的更大因素是天气。天气的变幻不定,给今年的防汛抗旱形势增添了许多未知数。
    国家气候中心预测,今年汛期我国气候形势复杂,气候状态总体偏差,汛期南北方降雨不均,区域性暴雨洪水和干旱将重于常年,极端气象水文事件可能多发,水旱灾害防御形势严峻。
    5月13日,漳河繁昌县新平段加固工程工地上,施工人员正在进行砼预制块护坡铺设作业。本报通讯员肖本祥摄
    具体到我省,雨量分布也十分不均。省气象局副局长胡雯介绍,与常年相比,沿淮淮北东北部和沿江江南大部降水量偏多,其他地区降雨量比往年偏少。
    降雨量偏小,水位低,是不是意味着防汛压力小了?答案是否定的。
    胡雯表示,今年,要高度重视防范梅雨期暴雨及台风强降雨诱发的中小河流洪水,尤其是沿淮淮北东北部和沿江江南;台风活跃期有2个台风影响我省,可能给我省带来暴雨洪涝、城市内涝和大风灾害,需要做好防范汛情的准备。
    伏旱也不得不防。气象部门表示,预计全省汛期平均气温偏高,高温日数偏多,部分地区可能有伏旱。
    “天气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,我们要未雨绸缪,增强风险意识、忧患意识、底线思维,早安排、早准备,防范化解重大风险隐患,时刻紧绷防汛抗旱这根‘弦’,做到防汛抗旱两手抓。”省防汛抗旱指挥部相关负责人说道。
    省长江河道管理局全力做好防汛备汛工作,为长江安徽段水旱灾害防御提供技术支撑。5月开始实行24小时值班和领导带班制度,做好防汛监控视频站点维修维护,确保关键时间、关键岗位有人,关键信息、关键命令迅速传达贯彻。
    5月26日,引江济淮工程庐江县万山镇段,中铁二十局的建设者们正在进行河渠边坡筑建作业。本报通讯员柳晓华摄
    管护大堤确保“防洪城墙”稳固
    5月19日中午1时,站在同马大堤皖河段堤防上,金色的阳光照射水面,不远处的长江波光粼粼,大堤两岸的防护林郁郁葱葱。
    大堤,是防范洪水入侵的屏障,如同古时防御外敌的“城墙”。长江安徽段两岸干堤堤防总长771公里,直接保护面积1.1万平方公里。大堤稳固与否,对于防汛备汛至关重要。
    全长173公里的同马大堤,是安庆市境内的重要堤防,守护着数百万人的安全。
    “大堤是一个整体,只要有一个‘漏洞’,随着水流的不断冲击,就很容易导致大堤软化、滑坡,甚至破堤。汛期我们要做的就是每天24小时巡查,一旦发现裂缝,立即上报、快速修复。”皖河长江河道管理局副局长朱茂胜说。
    千里之堤,毁于蚁穴。同马大堤巨网软基段的堤基比较“脆弱”,是整个大堤的一个“软肋”。这段仅6.65公里长的堤防,历史上曾多次发生堤身滑坡、沉陷及开裂等重大险情。
    目前,该段正在加快实施应急除险工程。堤顶裂缝修补、塌陷段土体挖除换填、堤顶防汛道路恢复、预制砼锁块护坡等工程措施,就是修补“小伤口”,加固“脆弱处”,让大堤更坚固。
    “通过前期工程,我们已经修复了多个裂缝,让堤防一定程度上坚固起来。5月13日,应急处理一期工程的三个分部工程已完成验收。”朱茂胜说。
    沿同马大堤一路向西,记者在堤岸边看到,砂石料等防汛物资整齐地堆放着,一旦遇险,这些物资将成为大堤抢险的“急救包”。长江干堤沿线的23个储备单位、85处储备点,储备有大量砂石料、防浪布、救生舟等物资,调运便捷,保障防汛抢险需要。
    汛期巡查也在24小时进行。在无为大堤上,养护工人柯森林正开着乘坐式割草机修割堤防上的草皮。除了定期除草外,他和同事还有重要的任务:巡堤。
    “江堤一旦发现渗漏是很危险的,小渗漏会导致大管涌,最后导致决堤。我们每天都要巡查,给大堤当‘哨兵’,一旦发现渗漏第一时间上报。”柯森林说。
    为保障水利工程的安全可靠,长江沿岸各级水利部门加强日常管理维护,及时修复堤身雨淋沟、车辙印等,做好涵闸启闭设备、备用电源等检查维护,确保堤防、涵闸、护岸、堤顶防汛道路等水利工程运行良好。
    治理崩岸给群众带来实实在在安全感
    5月19日,望江县华阳镇磨盘村村民郑三贵正在长江边晒太阳,眺望远方的群山,他指着对岸说:“你看,江的那边,就是江西省啦。”
    这个坐落在两省交界处的江边小村,多年前每到汛期,村民们都受家门口这条大江困扰。
    “每到汛期都有人要搬离,涨水的时候太吓人了,有时就只是一场雨,眼看着水就涨起来了。我们村干部都忙得心力交瘁。”村副书记唐海生对过去汛期涨水的记忆还历历在目。“磨盘村位于江调圩边,而江调圩是同马大堤的外护圩。2012年这里还是一级崩岸预警区,崩岸发生概率非常高。”望江县长江河道管理局副局长洪旭告诉记者。
    崩岸,是防汛的专业术语,指的是河岸因受水流冲刷,在重力作用下土石失去稳定,沿河岸的岸坡产生崩落、崩塌和滑坡等现象。
    “崩岸的危害性极大,外滩岸的崩失延伸会危及大堤基础的稳定安全,严重威胁河势稳定,甚至会造成重大人员伤亡。”洪旭表示。
    为了化解崩岸险情,当地实施了江调圩崩岸治理工程,通过水上干砌砼预制块护坡、水下抛石等措施,稳固岸堤。2019年,江调圩的崩岸预警级别下调为三级。
    崩岸治理工程中的水下抛石是水利工程中一项精准细腻的“高级操作”。5月21日,在和县小黄洲段,长江马鞍山河段二期整治工程正如火如荼进行,抛石船的挖掘机抓取多块巨石,扔进长江里。
    “这种措施叫抛石护岸,可以稳定水下岸坡,有效防止崩岸。”马鞍山市水利局副局长汪学伟介绍,“长江水流速度快,长期冲刷会造成崩岸,需要人为填石。往哪扔,扔多少都很有讲究,我们有专门系统精准计算抛石的重量、位置,甚至还要算准石块入水后的漂移位置,确保河床既不‘崩’也不‘淤’。”
    监测、治理崩岸,已成为每年长江防汛的一项重点工程。据省长江河道管理局局长杨月明介绍,截至目前,共治理崩岸段26处,护岸总长50.5公里,总投资6.43亿元,完成抛石量348万立方米,铰链沉排55万平方米,混凝土块3.36万立方米。2018年1月、2018年3月和2019年3月,多次采用无人机对护岸工程区进行航拍摄像及现场检查,治理后的河岸稳定,经历了2016-2019年洪水考验,工程防护效果明显。
    “针对长江崩岸发展,系统开展崩岸应急防护和重点治理是保障度汛安全的必由之路。”杨月明说,“我们将始终坚持系统治理和应急防护相结合,工程措施和非工程措施并举,有效遏制长江崩岸发展,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。”
    崩岸治理,给江边群众带来的是实实在在的安全感。
    “岸堤安全了,现在可以放心种地了!”郑三贵种植的300多亩地,长满了小麦、水稻和油菜等作物。去年,他家的土地还完成流转。
    安全有保障了,发展有信心了,村集体经济“活”了。磨盘村“靠水吃水”的水产业发展了起来,螃蟹、龙虾成为村里的特色养殖业。
    “现在有不少出去经商的老板都愿意回村投资。”唐海生十分欣慰,“这片地方大有希望!”
 
 
[ 资讯快报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快报
点击排行